以样板企业推动“机器换人”

- 编辑:admin -

以样板企业推动“机器换人”

  当下,机器换人的概念已成为工业领域当之无愧的热门。但在企业实际应用中,机器人使用的成本已成为困扰很多应用企业的棘手问题。除了机器人本身的高价成本外,在机器人编程上花费的时间以及人力物力,也让很多企业在机器换人的大潮中抱着观望的态度。

  当机器人普及遭遇这样的冷应对时,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科莱公司)早早地探索出一条适合的路径,即为企业打造一台最容易使用的工业机器人。在该公司总经理刘汝发看来,要让佛山企业争相开展机器换人,政府部门应重点扶持行业内机器人应用的首例企业,以优秀的样板企业带动行业内的机器换人。

  诞生

  负责人来自国内首家机器人公司

  据公开报道,2014年中国工业机器人产量达12050台,同比增长26.2%。根据保守的统计,到2020年中国工业机器人新增需求数量和更新数量合计可能达49.43万台,可能带动3000亿元零部件市场。

  截至目前,无论佛山还是全国,机器人企业大部分集中在机器人集成系统领域,而真正本体制造的企业较少。事实上,早在18年前,佛山就已诞生了国内第一台手把手示教机器人。而在此之前,1993年佛山就已开始了工业机器人的研究与探索,为了能让研究成果迅速转化成生产力,1995年佛山率先以机器人公司的名义成立了公司,这就是佛山早期的机器人生产公司佛山市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而刘汝发正好是这家公司的一名员工。

  当时,这家公司生产的喷涂机器人立即被应用到佛山建陶厂和东鹏集团。时至今日,虽然这家早期探索的机器人公司已消失在佛山人的视野里,但它的确为佛山工业生产的探索提供了借鉴意义。刘汝发告诉记者,这家公司生产的机器人有很多技术都是值得赞赏的。当时即便是国外进口的机器人,很多都是液压机器人,操作并不稳定,而佛山机器人有限公司已开始生产电力机器人,而且是完整的六轴机器人结构。

  这家公司前后生产的机器人数量并不多,到2001年便被迫停产。刘汝发用生不逢时总结了这家公司的结局:有钱的不买你的设备,没钱的买不了你的设备,当时只能当展品使用。这次失败以后,刘汝发和很多同事都发誓不再搞机器人。但这位从1982年开始便与设备打交道的人,在日后依旧没有忍住内心对技术革新的渴望。

  2009年春节之后,用工荒这个词开始在珠三角、长三角广泛流传,并逐渐成为不少劳动密集型企业老板的心病。当时正在从事非标自动化设备制造的刘汝发再次看到商机,而他的客户也在这个时候向他提出了机器人需求。

  发展

  打造企业最容易使用的机器人

  再次涉足机器人行业的刘汝发,从拿来主义开始。首先采购国外机器人,然后根据客户的需求整合成完整的应用系统,也就是当下国内机器人企业热衷的机器人集成。刘汝发透露,对机器人企业而言,做集成利润相对较高。但问题很快也就出现了,刘汝发的很多客户都遇到了操作问题。由于工人素质不高,机器人运行过程中问题百出,而编程需要的工程师成本也让企业力不从心。

  刘汝发从这些问题中再次看到商机,如果要在佛山乃至全国推广机器人,就需要解决企业使用难的问题。如何打造一台最容易使用的工业机器人?这个问题开始反复出现在刘汝发的脑海里。

  佛山市科莱机器人有限公司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逐渐诞生,如今科莱公司已在这一领域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技术工艺。据了解,目前科莱公司生产的机器人已无需工程师编程。就喷釉行业而言,只要一位一线熟练工拿着机器手臂的喷枪做一次完整的喷釉,整个程序就会自动被保存到机器人操作系统内,下次操作时机器人就会重复这个工人的所有操作流程。根据产品不同的型号,机器人可以保存不同的程序。如此一来,不仅为企业使用机器人节约了成本,也为企业使用机器人降低了技术门槛。

  刘汝发解释说,这样制造出的机器人在企业应用过程中,能更好地将人的生产经验总结和继承下来,企业只需要极少的工人以师傅的身份教机器人即可,相比聘用编程工程师编程,这个成本会小很多,更改和操作起来都很便捷。

  未来

  希望政府重点扶持

  首例应用企业

  目前,佛山在政府层面出台了诸多鼓励企业机器换人的政策,这些政策在探索机器人应用上也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如何在全市乃至佛山以外的企业普及工业机器人呢?对此,刘汝发有自己的看法,而他自己的企业也在以一己之力率先做出探索。

  刘汝发告诉记者,在与企业的相互合作上,他们会给予合作伙伴一定的支持。如果一家企业是公司机器人产品的首例应用者,他们便会在资金上对这家企业提供一些帮扶,从而形成典型的样本,带动行业内其他企业也开展机器换人。但他也坦诚,公司的力量是薄弱的,如果可以,他希望政府在推广机器人应用上可以对行业内使用某种机器人产品的首例企业重点扶持。

  与此同时,刘汝发也认为,推广机器人应用做好市场引导也很重要,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对企业老板们的引导,他觉得现在很多企业对机器人的概念还比较陌生,狭隘地觉得机器人就是电影或电视里见到的那种模样;其次就是要做好对一线工人的引导,让一线工人明白,机器人的诞生并不是抢他们的饭碗。刘汝发举例说,拿佛山陶瓷行业的喷釉而言,现在90后的工人很难接受这种条件艰苦的工作,不少工人三五天就辞职不做,一旦用上机器人,企业折算一下缺工、招工的成本投入,便很容易明白这是一笔很划算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