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代表委员感叹:我们招不到能用的人了-

“工资给到六七千元了,还是招不到技术工人。”武汉智能电梯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纯星委员在两会上的这句感叹,引起不少制造业代表委员的共鸣,一线操作工人素质偏低和流动性大,导致“招工难”“留人难”成为制造业的困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熬过机械制造业寒冬后,2017年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业绩大幅好转。订单增加创造了更多就业岗位,但公司董事长詹存新委员却发现,一线岗位招不到能用的技术工人了。据我了解,这应该是全国制造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说。

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民委员印证了上述说法:许多中小企业为了挖走我们的技术工人,不惜开出高一倍的工资。

来自广东、浙江等制造业发达省份的多位代表委员表示,自动化、智能化对传统制造业的生产和管理正在产生深度影响,一部分一线工人尤其是农民工的技能素质跟不上产业升级的需要了。

数据显示:作为技术工人培养的主要路径,2012年以来,我国中等职业教育每年招生人数持续下降,5年累计减少220余万人。业内认为,增量减少也是导致技术工人总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进职业院校好像是低人一等的事情。蓝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周群飞委员说,很多家长不愿让孩子进职业院校学技术。

构建横向、纵向的立体职业教育、技能培训体系,被认为是解决目前产业工人存量素质偏低与增量不足的重要路径。

去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但横向上看,职业教育的横向立交桥还有待完善,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苏华委员表示,信息沟通不畅,合作深度不够,学校教育与企业和市场需求脱节,造成学校教的在企业用不上,企业需要的在学校学不到。

另一方面,职教体系纵向设置不足,职业教育存在天花板,中职、高职、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各层次纵向衔接不畅。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湖南大学教授张大方委员在《关于建立支撑现代产业发展的现代职教体系》提案中称,高层次人才培养的遴选基本与职业院校无缘,职业院校的本科及研究生教育还在小规模试点,跟不上现代产业发展对高素质产业工人培养的要求。

先进制造业招用技工越来越难,部分传统行业却在减少用工。广东省东莞市瑞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会主席曾桂香代表告诉记者,东莞已有上千个项目申报机器换人专项行动,这些项目完成后,将减少用工数万人。

多出来的农民工必须有新的去处。她说。

来源:工人日报 记者:罗筱晓 程莉莉 刘旭 赵剑影